©黎。 | Powered by LOFTER

苦苦等候

Hello!好呀!这里是啊黎。
很久很久没有写东西的老咸鱼。
还是老样子。铁打的啊黎,流水账的段子。
还请多指教啦!



夏天的H市虽比不上G市那令人崩溃的热,但也没好到哪儿去。阴天,闷的不行,虽然下了会儿阵雨但还是闷的喘不上气来。天气预报说明天还有雨。

黄少天出门接了个采访,回来的晚了点,推开家门,站在玄关换上拖鞋,习惯性地喊了声:“老叶,我回来啦!哎哟,今天可真是热死了热死了!你一直呆在家,肯定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残…酷?”他开灯的动作顿了顿。

并没有人回应。只有小点哈赤哈赤地扑上来抱着他小腿眼巴巴地盯着他吐舌头。黄少天心里直犯嘀咕:叶修今天要出门?也没听他讲啊?

他正感到莫名其妙,小点叼着他裤腿直往水盆边儿拖,黄少天一看已经空得一滴不剩了,忙给小家伙倒了水顺便开了空调,蹲在小点旁边想心事儿。

屋里静悄悄的,当初黄少天贪着享受特地挑了个面积颇大的二层挑高的房子,少了个叶修才觉得这屋子大的确实有点过分了。心里空得慌,还有点瘆人。

黄少天拿指头戳了戳小点的脑袋,“哎,小点儿,你那么聪明,你该知道老叶上哪儿去了吧?”

跟叶修呆久了,黄少天本来念不顺嘴的儿化音都带了点京腔,小点儿的叫法更是和叶修如出一辙。不知不觉间就留下了不知多少痕迹。鼻息交缠着生活,日子里有股子另个人的味道。

他想了想,断定这就是老夫老妻的生活模式。电视上那些老头儿老太太都这样。

小点不明所以地“汪”了一声,歪歪脑袋,继续一头闷进了水盆里。

在空调房里呆的够久,身上的汗都干的差不多了,黄少天这才从自己的小心思里醒过来,从地上站起来打算先洗个澡。也许叶修就回来了呢?

如果叶修在,肯定会调侃“哎哟,少天大大,头一遭啊,洗澡洗这么快的?”

但迎接他的只有屁颠屁颠绕着他打转儿的小点。

哎,见了鬼了,这大活人的,连个消息不见就没了?

黄少天有点儿不信,抱着小点一屁股坐在正对家门口的地板上,玩着手机玩着狗,就狠心要等下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黄少天,一名坚强而耐心的剑客,拖来了懒人沙发,成为了一名慵懒的宅男。手边还有一听冒着白汽的雪碧。俨然像在度假。

半个小时之后,宅男倒下了,就窝在沙发里把小点摁在怀里取暖似的睡着了。小点也“呼——吸——呼——吸——”地睡着。

不负众望,叶修,终于,回来了!

他叼着烟漫不经心地开了门,一推开家门就“啊哟”出了声,险些儿让门给夹了手。

看家小能手小点第一个爬起来,“汪汪”地就叫开了,直往叶修身上扑,跟迎接黄少天显然不是一个待遇级别,毕竟是亲生主子。叶修也就把小点抱在了怀里。

黄少天显然还迷糊“哎,小点…别跑啊…让少天爸爸再抱会儿…”一边伸手去捞狗,结果一伸手抓着了叶修的脚踝。

叶修一边觉得好笑一边蹲了下来,这小子,多大人了都,还跟十四五岁那会儿似的。

那个时候黄少天告白了。叶修当时有一单大客户,很急,报酬也诱人。叶修马不停蹄的就给代练刷级去了,哪儿还顾得上登QQ?黄少天就慌啦,求爷爷告奶奶地哀求了很久才被训练营准假,一溜烟儿跑去了H市。叶修赶完单子倒头就睡,睡了十五六个小时,黄少天蹲门口等了大概有十个小时。

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

这小子,不论什么时候,哪怕是比赛的时候,也最擅长于等候。也就在一起之后,叶修慢慢学会了等黄少天退役,等黄少天适应H市的生活…。黄少天就像是知道再也没有什么要他等的了一样,放开了脚步哒哒哒就奔进了叶修的怀里。

“哎,黄少天,醒醒。小点不陪睡,哥还可以考虑一下。”

黄少天像是一下醍醐灌顶,呢喃了声老叶,揪过叶修领子就亲,亲了个漫长的吻。

漫长到爱情和生活都交织在一起。

热度: 85 评论: 4
评论(4)
热度(85)

瑞金。雷卡。安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