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 | Powered by LOFTER

争吵。

ooc也不能放弃人生理想。保证够甜。万圣节撒糖请各位小天使别来我家捣蛋谢谢谢谢。

这是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叶修觉得实在是受够了黄少天的任性,他不自夸,这么多年来,他真的忍得够多了。

黄少天则是离奇地愤怒,叶修突然之间态度急转直下,几乎是冷言冷语地回应他,他反复问怎么了也没有答复,莫名其妙的。

叶修不知道怎么开口告诉他受够了他的任性,看着黄少天在深秋头发滴着水只套着上衣晃来晃去他就很不爽。这样多容易感冒,讲他他还不听。

黄少天因此火了,和叶修大吵一架,最后被叶修比往常更嘲讽的嘴炮堵得哑口无言,咬着唇瞪了叶修一会儿愤愤转身进了卧室摔上门。

黄少天倒在床上翻来覆去,头发上的水在被子上印了一排印子,他心里很难受,发闷地想哭,但只能闭上眼反复催眠自己直到睡着。

客厅里,叶修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他觉得烦躁。在过去他的脾气一直很好,陶轩刘皓都忍下来了,却受不了爱人黄少天的任性。

客厅里安静地吓人,只有时钟滴答滴答恼人地走个不停,叶修想了很久。也许是因为到了中年,心里就隐隐作祟地考虑起了去世,之类的问题。如果,那什么了,黄少天这么任性不会照顾自己怎么办。

想到这里,叶修看了看手里刚刚点燃的烟,毫不犹豫地摁灭在了烟灰缸里。接着他起身,拍了拍裤子慢慢走向卧室开了门,打算不要脸的在床上抱抱亲亲摸摸解决一切矛盾。

结果黄少天睡着了,头发湿漉漉地还在灯底下反光,眼角红彤彤的,嘴里还低声呢喃着什么骂叶修混蛋的话。

叶修都要气笑了,这么多年了,黄少天还是那个耀眼的一撩就会炸的小太阳,让他的心柔软得无以复加。

他凑过去附在黄少天耳边,轻轻推推他肩膀哄着他“少天,少天大大?起床了,烘干头发再睡,乖啊。”

黄少天迷迷糊糊地睁了眼,伸手抓住叶修的衬衫,叶修会意地抓着黄少天的手腕把他拉起来,拿来吹风机对着人头发反复烘。

浅色头发的发尾湿漉漉地黏在黄少天白皙的后颈,叶修有些口干舌燥,轻咳一声用手抓开头发方便烘干顺便打理了一下。

风暖烘烘的,黄少天越烘越想睡,整个脑袋都昏昏沉沉的向前倾,磨蹭着抵在叶修的腹部。叶修的手指偶尔会蹭过他的耳朵和脸颊,指尖的触感让人沉迷。

叶修忽然俯下身,亲昵地亲吻了黄少天裸露的后颈,凑到黄少天耳边“少天大大消气了没?小的知错了。”“唔…”黄少天用鼻音勉强算是回应了他,停顿了许久似乎才听懂他的意思“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本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

叶修觉得好笑,笑声闷在嗓子里滚了滚,他又张口啃咬了一下恋人的耳垂,适时地关了吵人的吹风机,一手扶着黄少天的肩慢慢放倒,随即轻轻吻了他的脸颊。

“睡吧,少天。晚安。”

Fin.

他们的故事大概就是,极少争吵,就算争吵也没办法割舍的爱会促使他们和好

热度: 29 评论: 15
评论(15)
热度(29)

瑞金。雷卡。安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