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 | Powered by LOFTER

暴雨。

窗外忽然滴滴答答起来,夏日里茂盛的法国梧桐的绿叶被细雨浸润了些,紧跟着就被突如其来的大雨击打的摇摇欲坠。

下雨了。

叶修停下了手上正在进行的操作,看着窗外接连不断的雾似的雨,咬着未点燃的烟,有点呆滞的盯着摇晃的树枝。

屋子里太安静了。

若是往常,黄少天早该咋咋呼呼地开了腔。

想了一会儿,叶修起身准备出门,带上了客厅茶几上挂着君莫笑的钥匙,顺手抓过了门旁蓝色的雨伞,推开了门。

站在电梯间里,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拇指拨开金属制的盖子,旋即一团火苗蹿出,划亮了阴雨天气下昏暗的背景色。

风从一侧大敞的窗户外吹了进来,他一手挡着风,埋下头点燃了嘴上叼着的香烟。

他不太喜欢这样的雨天,风大,香烟总点不着,还总让他迫切地想黄少天,那个太阳似的人。

电梯停在了他所在的楼层,他飞快地猛吸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摁灭在电梯按钮下的垃圾桶上,进了电梯。

伞尖轻轻点着地面,伞的颜色像是蓝雨的标志,黄少天选的。他当时是怎样的反应呢?有些记不真切了,似乎是拿起了另一把红色的,兴欣颜色的伞。

他摁亮了一楼的按钮,那把伞现在在哪儿呢?大概是被黄少天带走了吧。

电梯叮地一声到了一楼,叶修走了出去。电梯间的地板全是水,大概是从外面进来的人带进来的雨水。

叶修走过大厅,他记得那次黄少天没带钥匙,在角落的沙发上等他回来,结果他回来的时候,黄少天早就歪在沙发上抱着pad呼呼大睡了。

叶修没有叫醒他,坐在一边轻轻理着黄少天汗湿了的头发,对那人越看越喜欢,满心的欢喜。就这么在旁边坐了两小时。直到夜深了。

黄少天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说:“老叶?你怎么不叫醒我的?哎哟卧槽天都黑了诶你等我多久了??”

“舍不得。没等多久。”

叶修抬头看看阴沉沉的天空,撑着雨伞走进了雨里,顷刻间噼里啪啦的雨声紧紧地包围了他。他一手插兜微微弓着背慢慢走着,一边不知在脑中思索着些什么。

站在街边,叶修觉得有点恍惚。和黄少天许许多多的回忆像是泡泡一样带着七彩的光从脑海深处不断地溢出,然后飘飘悠悠地浮上天。

他蓦地伸出手,拦下一辆出租,弯下腰上了车。

向司机报了目的地,叶修目光紧盯着顺着雨伞一滴一滴滑落到车上的雨水,意识模糊。

车里有股潮湿的气息,迷糊人的大脑,叶修渐渐阖上了眸,睡过去。

“诶,客人,客人?醒醒了,到了。”在车上睡得极不安稳,叶修被司机唤醒时已经到了地方,从兜里摸出钱来递到前面去,推开门下车。

厚重的云层里似乎透了些阳光出来。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些雨后湛蓝地不像话的天空。

叶修远远看到个戴兜帽的人,他慢慢走过去。那是他的阳光。

“诶诶诶老叶你终于来啦??我靠你们这儿雨下的可真他妈大啊躲了半天没见你——”

黄少天被叶修紧紧拥在怀里。

“少天大大想哭就哭吧。”

这是叶修退役后的第三年的H市机场,今天黄少天从蓝雨退役了。

黄少天的兜里揣着挂着夜雨声烦的钥匙,身后的行李箱里有那把红色的伞。夜雨声烦的账号卡被他小心谨慎的收在某个夹层里。

他从一开始,眼圈就有点泛红。语气里有些哽咽。

“老叶……我也想你……我今天离开了蓝雨……就只有你了……”

他闷在叶修肩头,闷声大哭。叶修一手轻轻顺着他的头发,一如那晚沙发上的两小时。

他们的心如同接受暴雨,喜欢,爱,带着相思的痛苦打进心里。而暴雨之后就是明媚的,只属于他们的阳光。


标签:叶黄
热度: 15
评论
热度(15)

瑞金。雷卡。安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