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 | Powered by LOFTER

【嘉金】神仙吃糖

现pa。就普通人。普通人啦!!就嘉德罗斯比较高冷一点不太普通吧可能。
反正就是心血来潮…写哪儿算哪儿。也不知道是什么剧情。就写写。
看标题就知道很胡来。




金不太甘心的比划着自己和前面那个同样是金发的家伙的身高,用力压在他头上,在自己脑袋上微微抬高。

…真的9岁吗?为什么好像,比我还高一点点…难,难道是我太矮了…

仔细想了想紫堂幻和格瑞的身高突然深深为自己担忧,忍不住稍微蹦了蹦试图俯视走在前面的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对他的这些小动作自然嗤之以鼻,为了加快赶路的速度手向后勾了勾抓住金的手腕向前带了些,借机会感受了一把金暖呼呼的体温。

究竟是人人都是这个温度,还是只有金的温度最温暖,最舒服?

不得而知。嘉德罗斯并没有这么接触过金以外的任何一个人。

金手上提溜着一大袋糖果,踉踉跄跄地撞上嘉德罗斯,手腕又被拉过去了一些,不得不紧紧跟着嘉德罗斯以快些的步伐走动。

太近了。以至于金似乎能闻到些嘉德罗斯的味道。谁也说不清楚,也只有金知道嘉德罗斯到底什么味儿,金也形容不好。反正他只知道是一种,闻了就会喜欢,最喜欢,更喜欢的味道。

嘘。金还以为嘉德罗斯不知道他对这个味道上瘾,每次两人靠的很近金都会像狗崽子一样不停地嗅嗅,他还以为自己很隐蔽。

嘉德罗斯在红灯路口停住了步伐,故意的停的突然。一如他预料之中的,金狠狠撞上了他的后背。

“…嘉德罗斯!你突然停下来干什么啦!刚才又走的那——么快!我们又不急…”

被埋怨的对象挂着抹不太明显的笑容,用了点儿力气捏着金软乎乎的手,分明是满满的欢喜,偏要故意似的气人“啧。也不知道哪个渣渣盯着游戏手柄不放,迟了末班车。”

“那是因为——!”没等金吐出理由的第一个字,嘉德罗斯跟着信号灯嘀的一声抓着金又迈开了步伐。

金好生气啊,但心里又有点甜滋滋的,但又觉得自己还是该生气,一言不发地佯装生气跟了一会儿,终于没忍住扑过去抱住了,抱紧了嘉德罗斯。

“嘁。”冷哼了一声,嘉德罗斯的嘴角却暴露性质地上扬。金哼哼了一下又紧了紧手臂,嘉德罗斯的步伐随之慢了下来,扭过脸来拍了下金的脑袋。

“别抱那么紧,渣渣,走不了路了。”

金颇为得意地冲对方扬了扬下巴,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让你刚才故意使坏呀!这是我的报复!哼哼。”

嘉德罗斯笑意更盛,懒得和金多废话,抓着金的手腕拉开,扯着他进了边上的巷道里,把他摁在墙上。

“…???”金正感到后悔,嘉德罗斯却从袋子里摸出一块糖塞进金的嘴里。

诶?是要喂我吃糖吗?是应该做这种事吗?

紧接着,嘉德罗斯左手掀开金的帽子,亲了过来。

呼吸交缠在一起,唇齿间巧克力味蔓延,金垂下眼帘配合地微张了嘴,向前凑了些迎合着亲吻。嘉德罗斯的手垫在金的脑后,向前摁着,舌尖抵着糖果钻入对方口腔。

巧克力味的,但又有金的味道的亲吻。

金对嘉德罗斯的气息上了瘾,嘉德罗斯又何尝不是对金的味道上瘾?

一吻终了,糖早就融化在热吻中,嘉德罗斯捏着金的下巴将唇角溢出的些许液体舔去。

“你不听我的,我就罚你喂我吃糖。”话一出口,嘉德罗斯就后了悔,这话怎么那么幼稚。

金压了压帽檐,通红着一张脸低下头嘿嘿笑了笑。

“那我以后就都不听你的啦…!”


————————————————————
嘉九岁:你敢💢

评论(2)
热度(57)

瑞金。雷卡。安艾。